Erlo

智能网联竞速下一站,从数字钥匙到超级App

收藏 2022-10-28 18:30:03   38   SEO研究协会网
页面报错/反馈
点赞

在未来出行上,智能汽车越来越卷。

新车除了拼高精度激光雷达、堆大算力芯片、标配辅助驾驶、智能语音识别,还在车钥匙上展开了激烈角逐,越来越多的厂商开始在量产车型上搭载数字钥匙,实现无钥匙进入车内。

去年1月蔚来发布轿车ET7时,就曾特别强调它是全球首款搭载UWB数字钥匙的车型。因能实现厘米级高精定位,这项黑科技站上了风口,同时也赚足了市场的期待。让蔚来措手不及的是,今年1月份宝马抢先上市已搭载UWB数字钥匙的新车型BMW iX M60和BMW iX xDrive40,成为全球首发。

这只是角逐的冰山一角。事实上,不止蔚来、宝马,理想、小鹏、埃安、智己等新势力车企也都推出了搭载数字钥匙的新车型,奔驰、大众、丰田、现代、福特等传统汽车厂商也陆续在自家汽车上设计、使用数字钥匙。科技巨头比如苹果、高通、华为、恩智浦(NXP)、松下、三星等也纷纷加入赛道,做数字钥匙的研发。

佐思汽研数据显示,2021年中国乘用车数字钥匙装配量超过200万,同比增长243%;装配率10.9%,比上年增加7.5个百分点。截至今年,数字钥匙在国内乘用车的前装渗透率已经突破 20%。报告称,这一数据还会持续增长,2025年汽车数字钥匙装配量将达784万,平均增长38%;装配率达到30%,平均每年保持5个百分点的增长。

与此同时,行业发展也在逐步走向规范。车联网联盟(Car Connectivity Consortium,简称 CCC)于2016年6月制定了CCC数字钥匙规范项目,后又于2021年7月联合发布了汽车数字密钥3.0版规范,为行业做出了明确规定和标准。

行业规范逐步建立,车企倾力投入,科技巨头摩拳擦掌,数字钥匙市场潜力不可小觑,汽车行业已经到达新的洗牌点。

数字钥匙,不仅仅是物理钥匙的替代

汽车钥匙,折射着汽车产业的百年变迁。

1949年,克莱斯勒推出第一款集点火、启动于一身的汽车钥匙,开启了现代汽车钥匙技术演进的序幕。历经70余年的发展,汽车钥匙跨越“机械钥匙”、“遥控钥匙”时代,已经快步迈入“数字钥匙”时代。

数字钥匙即在通信技术的帮助下,例如蓝牙、NFC、UWB技术等,帮助车主摆脱对传统实体车钥匙的依赖,仅通过智能手机、智能手环、智能手表、NFC智能卡等即可完成车辆启动等一系列操作。随着车联网的加速发展,数字钥匙也在不断更新迭代,适配行业发展。


智能网联竞速下一站,从数字钥匙到超级App

从技术路径上来看,数字钥匙主要经历了三次迭代。

第一代数字钥匙以NFC技术为基础,这类钥匙主要是利用NFC的近场通讯能力实现了车辆的进入与启动。第二代数字钥匙则是基于BLE(Bluetooth Low Energy)蓝牙技术,相较于基于NFC技术的第一代而言,多增加了定位感知的能力,通信距离更远。第三代数字钥匙则是UWB(超宽带)、BLE、NFC三种无线通信技术相结合的产品。

在汽车行业,对UWB数字钥匙的探索已经有一段时间。但直到2021年7月全球车联网联盟(CCC)将UWB定义为第三代数字钥匙的核心技术,UWB数字钥匙才正式成为业界“新宠”,引发车企和技术提供商争相布局。与蓝牙相比,UWB传输速率更高、因为可以实现厘米级精度定位而具备更高的安全性。

目前蓝牙是最主流的数字钥匙通信技术之一。佐思汽研数据显示,在2021年中国数字钥匙量产方案中,蓝牙钥匙以64.2%的占比成为最主要方案。

不过,搭载UWB技术也处于快速发展的时期。市场分析机构Techno Systems Research报告显示,2021年全球UWB的出货量达到2亿个,到2027年将超过12亿个,6年时间增长了5倍。

“虽然现在基于蓝牙技术的数字钥匙搭载量更大,但2023年UWB数字钥匙将在大部分OEM中高端车型中亮相。”一位业内人士告诉36氪。

需要注意的是,BLE、NFC、UWB等都只是近场通讯技术,并非数字钥匙的具体类型,蓝牙钥匙、UWB钥匙、NFC钥匙都不能简单等同于数字钥匙。

银基联合创始人、CEO单宏寅称,“数字钥匙,看上去似乎只是车钥匙的数字化,关涉的主体、范围不大,但实际上范畴非常广泛。同时数字钥匙不仅仅是近场通讯工具,技术上它是包含车端、云端、智能终端的复杂整合。数字钥匙只有具备多种类的近场通讯技术,才能满足多场景的需求。”

搭载数字钥匙的意义不仅仅是物理钥匙的替代,也不仅仅是提升 进入车辆的智能化体验,更大的想象空间在于以数字钥匙为窗口加强主机厂与消费者之间的联系。

数字钥匙的作用之一是让车能够识别用户身份,从而在用户上车后能够自动完成启动、登陆数字座舱、打开地图和音乐等一系列的个性化功能。其重要价值在于,它将开启车锁和车机智能交互两个割裂的场景用一个数字ID(身份标识号)统一起来。

当开车锁和开车机只需要一个数字ID就可以完成时,车载的应用生态就被开启了。就流量生态而言,谁先抢占了入口,谁就拥有这个生态的主导权,PC时代,抢搜索入口、社交入口的互联网巨头是这样;不惜一切代价烧钱补贴,抢出行、外卖入口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是这样。

“这就是一个超级App,不仅可以连接手机端、整车端的各类App,也是一个基于超级连接和服务任务分的中台,是立足未来的超级连接,堪称车联网时代的核心入口。”华登国际VC合作人金伟华如是评价道。

有了数字车钥匙,产业对于实体钥匙的投入会大幅降低,而且主机厂和消费者之间不再是一锤子的交易关系,车辆交易的完成,反而成为持续服务的开始。如主机厂可以基于数字钥匙去为消费者提供代客泊车、汽车维修、代客租赁等更多汽车后市场服务,打开市场空间更大的汽车互联网大门。

入局易,走通难

目前智能车数字钥匙主要遵循国内汽车智慧车联产业生态联盟(Intelligent Car Connectivity Industry Ecosystem Alliance,简称ICCE)和国际车联网联盟(Car Connectivity Consortium,简称 CCC)制定的系统。

CCC于2016年6月制定了CCC数字钥匙规范项目,后又于2021年7月联合发布了汽车数字密钥3.0版规范;去年4月,ICCE也发布了国内首个系统级蓝牙数字车钥匙标准,这是继2020年9月发布数字车钥匙系统总体要求之后,ICCE联盟规范数字车钥匙领域时取得的又一重大进展。

随着行业规范逐渐确立,UWB技术逐渐得到重视,数字钥匙的潜力逐渐被挖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进入数字钥匙这一细分赛道。

目前,行业内能提供数字钥匙解决方案的供应商主要有以下三类。

第一类是以传统Tier 1厂商为主,如大陆、博世、海拉、科世达(KOSTAL)、Pektron、日本电装(Denso)、经纬恒润等,除此以外,还有近两年入局的传统Tier 1厂商,如德赛西威、华阳集团、远峰科技、博泰车联网等。这类供应商主要基于车端、云端开发数字钥匙硬件,不做数字钥匙手机端的App。

第二类是传统安全厂商、芯片公司入局去做数字钥匙,如捷德、泰雷兹、恩智浦、联合电子等。这一类厂商主要是基于芯片去做一些数字钥匙安全元件,提供软件解决方案,不提供车端、云端的硬件服务。

第三类数字钥匙方案解决商则是通过打通车端、云端、手机端整个链条去进行跨界的整合,从而为主机厂提供整套服务。这类厂商的代表便是银基。

作为市场上跨多汽车品牌、跨多硬件平台的数字钥匙解决方案提供商,银基创立于2008年,是一家专注于物联网安全的科技企业。在智能网联大潮来临前,银基科技主要服务对象是金融、运营商以及工业制造企业。从2017年开始,银基科技开始小步快跑,在传统的信息安全业务外“另起炉灶”,搭建起以安全为基座、以数字钥匙为主产品的全新团队,转向汽车智能网联业务。

进入一条路易,走通一条路难。数字钥匙是一个迅速发展的业态,因为是智能网联的新兴产物,目前会面临信息不流通、对接壁垒、标准不统一等困难。

比如,数字钥匙的研发尚处于各自为政的状态。各车企、智能设备公司的数字钥匙协议处于独立研发状态,并不互通。虽然很多车型已经配置无钥匙进入和引擎启动,但只能针对某一品牌或车型进行操作,而无法实现跨品牌和车型的互联互通。

“主机厂、手机厂以及供应链对标准还存在一定的纠结和矛盾,比如对数字钥匙标准对界定不一、手机厂、主机厂谁占主导等问题,这样一来就会让互联互通变得更加难以推进。”一位行业人士如是告诉36氪。

除此之外,主机厂想要找到一家综合实力最强、能做全套系统的供应商更是难上加难。

“主机厂需要的是一家既能对汽车设计的逻辑非常了解,同时也要懂手机端App的运行逻辑、有互联网基因,另外还要对云端链路运行规则,能保护车端、云端、手机端信息安全的一家公司。”一位主机厂专家告诉36氪,“目前很难在国内找到一家整套系统都做的厂商。因为摊位铺得太大,投入成本高,同时又需要对手机、云端、车端的运行规则有深刻的理解。但凡有一端不理解、不熟悉,用户用起来都很不方便。比如会出现云端反应慢、App经常闪退、蓝牙连接不上等问题。”

安全至上,量产为王

上面的痛点,银基都很好地规避了。

首先,银基发轫于信息安全,对信息安全有很深的理解,用传统优势做创新杠杆,是银基的突出优势。正是得益于过往的信息安全业务经历,银基的数字钥匙才能在产品上迅速实现突破,同时破解了困扰车厂的运营难题——建立和用户的有效连接。

银基立足芯片及通讯技术(近场通讯:BLE、UWB、NFC,远程通讯:5G、C-V2X),以及对数字钥匙的超前理解和认知,于2022年推出了汽车网联化3.0时代产品——智能联接系统 ICS(Intelligent Connected System)。


智能网联竞速下一站,从数字钥匙到超级App

这套以数字钥匙为基础模块的产品矩阵,从智能汽车的生产制造、销售服务、出行运营和用车服务等应用场景出发,帮助主机厂搭建完整的网联化基础设施平台,满足不同行业标准要求,并在数据安全、自动化管理服务、服务业务平台连接等方面提供完整的平台级支撑。

据银基介绍,“数字钥匙”概念由银基在2017年底TCC生态圈会议上首次提出 [3] ,此后银基也在积极推进数字钥匙相关标准的制定和实施,作为最早的数字钥匙行业标准参与制定者之一,银基先后参与了CCC、IFAA、ICCE等7个国内外数字钥匙相关标准组织,目前旗下产品已拿到公安部三所安全评测及ARMPSA认证。

相较于其他厂商来说,在多款车型上量产也是银基的竞争壁垒。和其他厂商相比,银基早在2017年就入局车联网,深耕数字钥匙细分市场,至今已与国内外50余家主机厂达成战略合作,在70余款新车实现量产,实现100多款车型定点,产品可以兼容不同硬件平台。

据高工汽车研究院数据,2021年中国市场车前装搭载银基数字钥匙的新车交付量为62.7万辆(按上险量统计),银基以占比为21.99%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数字钥匙对公司收入贡献占比从2019年不到10%增长至2021年的50%,成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另外,生态服务也是合作伙伴看重银基的理由之一。银基通过不断探索和突破,整合汽车生态内外资源,链接起主机厂、Tier 1、汽车销售商、汽车出行服务商、汽车金融机构、二手汽车销售商、汽车美容保养商、充电服务提供商等,可以为主机厂提供一个全方位的生态服务。

比如超级试乘试驾、代客服务等。其中超级试乘试驾是银基联合支付宝、广汽丰田在2020年推出的一项服务,消费者可以通过支付宝小程序,用自己芝麻信用分预约一台广汽丰田的试驾车,进行2天的深度试驾体验,全过程都使用数字钥匙产品,既方便消费者使用,也方便管控和回收车辆。

“银基交付的是基于数字钥匙完整的系统化产品,它不仅为主机厂提供了数字钥匙,还会提供很多汽车后市场的服务,比如代客充电、美容。在这里,数字钥匙相当于接口,可以链接到整个汽车出行行业的生态。这种商业可拓展性是丰田选择银基的理由之一。”广汽丰田车联网业务负责人如是说道。

除了产品、技术、量产上的优势,以及具备信息安全的竞争壁垒外,银基还有其团队魅力。“拼”是银基给大多数合作伙伴留下的深刻印象。

银基CEO单宏寅接受采访时曾说:“我们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就是要把对主机厂的边际成本降低、把自己的科技含量变高。我们想要持续告诉车企,不要只把我们当做一个供应商,更应该把我们当做一个合伙人。”

在大多数合作伙伴的心目中,银基也确实做到了。

2018 年正逢广汽第一批搭载数字钥匙方案的车型量产,这也是银基和广汽的第一次合作。 在前期调试过程中,广汽发现手机端、车端以及云端无法做到功能的完美适配,遇到了很多诸如手机App闪退、云端派发钥匙失败、车端在收到蓝牙指令之后无法转换成正确的认证信号等问题。

据一位广汽资深专家回忆,当时在接收到主机厂的反馈之后,银基负责研发的产品总监立刻带着一行人就从上海飞到了广州,又从广州来到深圳腾讯总部地下停车场进行调试,当天调试到凌晨3、4点,第二天早上8点又继续进行调试工作。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天,直到交付完成。

“我在广汽十几年,很少见到有供应商为了配合主机厂完成任务能拼到这种程度。”广汽研究院一位资深专家如是评价银基。

拼命、交付及时也是银基留给广汽丰田的印象。

“丰田作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厂商,开始新项目时相对而言会比较谨慎,整个合作流程稍长、要求也会更精细。和银基的合作持续了将近两年,在整个合作过程中银基都会跟广汽丰田这边保持高频的沟通、交流,晚上11-12点提需求,对方负责产品的同事也会立刻及时恢复,第一时间给出解决方案和对策。”广汽丰田该项目参与人回忆道。

在接受采访时,一位曾接触过银基的投资人也表示,“整个团队都非常努力,二次创业的老兵,在跨界做整合、服务的时候,依然能感受到他们创业的热情 。”

登录查看全部

参与评论

评论留言

还没有评论留言,赶紧来抢楼吧~~

返回顶部

给这篇文章打个标签吧~

棒极了 糟糕透顶 好文章 PHP JAVA JS 小程序 Python SEO MySql 确认